重生之摄政王疼我(主攻)
可达鸭0.0重生之摄政王疼我(主攻)
周鹤卿一朝被人害,身死了,魂却重生了。 从一位S级向导重生到倒退不知道多少年的古人类身上,结果开局无依无靠不说,系统也是个废物,别人重生大开金手指,周鹤卿重生只能先苟命。 扑朔迷离的上辈子冤情,风起云涌小人得志的大周王朝,周鹤卿步履艰难,好在攀上了摄政王的大腿,得以喘息一下。 结果 怎么没人说这摄政王可以闻到我的信息素? 周鹤卿死死捂着上辈子的马甲,拖着病弱的身体,与虎谋皮,不仅身子没了,心也没了。 不就是大周盛世,不就是天下太平,孤有摄政王,还惧你们? 争强好胜脸皮薄身体弱太子攻X冷心冷情却爱逗猫双标摄政王受 主攻,太子攻 为了剧情推动会有受视角部分描写 极端攻控慎入 攻前期很弱 还会有受强迫攻的情节 后期会有玩攻文学(没写过的领域 尝试一下 1v1,攻受都是单性 (很古早的文案,原谅我暂时只能想到这个
有没有让鬼魂变成真人的办法?
藏冬有没有让鬼魂变成真人的办法?
★爱发电@藏冬(建设骨科版)★★微博@阴间战士★? 以上链接点击即可跳转,连载中。??希望大家能去爱发电支持,作者生活不易。??感谢你的支持和喜欢!「是十五岁的我在那里,威逼利诱,亲手把哥哥的糖衣剥下来。我不要他的温良恭俭让,不要他手捧那金光闪闪的虚伪锦旗,再者其实根本无人会为他颁奖。我要他将内脏整个翻出来,充满疼痛地与我拥抱。我不要任何灰色地带,我要百分百的东西。我要我在你指尖的时候,你也在我的手心,你缩成无比小,小似一尊玉白色的脆弱小瓷人。我要我的手掌是你的八音盒,你的所有天地,你于是在此孤独地自转。你于是嗓音充斥着情欲高涨的沙哑,告诉我此后真的没有退路,而我只是说我要。我要这一切,我要。我要。哥哥。」*阴间风味,人鬼兄妹骨科*封面来自群青打火机老师的插画*可能有且不限于(精神创伤/自伤)情节的描写。如果在阅读过程中感到不适,请及时退出,不必留言说明。
你的颜色
夜神美樱你的颜色
全能财阀痴情美人攻??才华横溢猫系傲娇受第一次见智清圣,宋亦恩拔刀相助,仔细一看 ...
盲兄(1v1骨科纯爱sc)
Autumuna盲兄(1v1骨科纯爱sc)
一次火灾,为了救妹妹的兄长义无反顾冲进火场,可把妹妹救出来的途中,掉下一根横梁砸中了哥哥的脑袋,一醒来,沈轩:“屋中怎未点火?那么黑。” 沈苑清:“呜呜呜对不起哥哥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温柔体贴哥哥X傲娇口是心非但大胆的妹妹,sc,兄妹两人在小镇里相依为命,没有niubility的设定,都是普通人 总而言之想玩点瞎子play,后期会好(如果我写到了后期的话)还会玩点圣水!介意勿看!
听说,那一对夫妻很幸福
慕蝶听说,那一对夫妻很幸福
听说,那一对夫妻很幸福。成熟却溺爱的军人老公x活泼可爱的军嫂老婆CP!!我们是婚 ...
乐园·里之章
璃小锦(唐梨)乐园·里之章
她没有记忆,但她喜欢童话般美好的爱情,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更喜欢他——宁夕月在第一次见到崔孟桦时就芳心沦陷了。最初她就只是纯粹想要得到他,只想谈肉体不想谈爱情,但她越是跟他相处,就越是被他吃得死死,她愿意跟他一起逃离这个荒诞的虚拟世界,他也许诺了她一辈子的爱情,可她从不知自己的想望都是奢望,她根本从一开始就不可能逃离这里。崔孟桦来到这个虚拟世界就只是为了完成上头交给他的任务,他也不知怎么被宁夕月缠上了,她说她想跟他过,他便承诺回到现实就履行约定,与她执手一生,她是唯一能勾起他欲望与情感的女人,他认定了自己这辈子要的人就是她,当他得知那一切罪恶的根源里有她,他也依旧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乐园本篇已完成。里之章为乐园第二部,故事紧接第一部完结之后,但角色内容与第一部牵连不大,可以独立入坑。
[总·攻]他们只属于我
driver[总·攻]他们只属于我
钟郁晚参加了一个游戏活动。 游戏内容是什么,任务目标是什么……全都不知道。 但是只有一件知道的事情——如果能成功通关游戏公司精心设置的关卡,那么就能得到丰厚的奖品。 钟郁晚收到了游戏公司的邀请函,于是他就顺势而为的参加了。 但是却被临时告知:如果失败的话就会被困在游戏世界里出不来! 可以悔赛吗? 这句话还没问出口,他就已经被两个墨镜西装的大汉塞入了游戏舱。 ………… 你以为这样已经够奇怪的了么? 不,钟郁晚还在最初的天赋大转盘面前抽到了不知道是鸡肋还是牛逼的能力。 天赋能力:[能够携带着记忆与已拥有道具进入下一个游戏世界的能力] 使用方法:[施展能力时,需要与一个人接吻] 负面作用:[使用完能力后玩家会被强制入睡24小时,如果因为其他因素不得不中止入眠,那么,玩家将会在整个游戏世界中携带“嗜睡”的负面效果] ………… [那么,游戏已经开始了!] [尊敬的玩家,请您合理扮演游戏中的角色,并且将目标人物们全都拿下吧!] 听着游戏的提示音,钟郁晚正式开始了他的游戏之旅。 而等到钟郁晚终于站到游戏世界的舞台上之时,他意外的发现——这游戏好像和他想象中的闯关不太一样。 只是,还有唯有一件他万万没想到的事情是——他以为他会遇到困难度变态的游戏关卡,又或者桀骜不驯的难缠角色,但实际上……随着游戏的难度推进,他所遇到的攻略人物们,也都跟着越来越奇怪和变态了…… 嗯?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不是要他去攻略别人吗,怎么后面变成这些家伙迫不及待主动把脖子上的狗绳递到他手里了? ………… 受全员单箭头攻,攻每个世界都要维持被安排好的各种人设,本质不变但性格会稍微受影响。 ………… 【已完结】世界一:[不小心把自卑无口奴隶养成了最喜欢主人的痴汉] 遇到了一只沉默寡言总是面无表情的奴隶,本以为这样的角色应该很容易养,所以买下了他。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家伙是不是变得越来越粘人了啊? 而且,为什么这只奴隶会潮红着脸,主动在他面前脱下衣服求爱啊? 可怜的小奴隶和他想象中的一样,很乖巧听话,慢慢的会做饭也会做家务了。 后面……就连床技也学会了(?)。 【已完结】世界二:[没有温柔哥哥就活不下去的继弟自愿被调教惩罚] 这次的目标是要把离家出走的继弟调教成乖巧听话的宠物,但是偏偏还要维持温柔哥哥的人设。 没办法,钟郁晚只好白日里温柔的照顾继弟,夜晚里则是悄悄玩弄吃下安眠药的继弟的身体。 然后,对方好像就变得奇怪起来了。 最近还不小心撞见对方抱着自己衣服一边叫哥哥一边自慰的样子了…… 那么,需要给坏孩子来一点惩罚了呢…… 【已完结】世界三:[做了错事的忠犬下仆为了留在主人的身边而自愿被圈养] 心慕钟郁晚的下仆被奸细所引诱而不小心出卖了家族的情报,被抓到钟郁晚的脚下时,因为害怕自己会被丢掉而哭着祈求原谅。 切换世界时被打断了“入眠”的钟郁晚因为患上了“嗜睡”的负面效果正不爽着。 于是,在面对让他被迫需要更多睡眠的下仆时,眼神冰凉的微笑:“真的什么都愿意做么?哪怕……是要变成一只永远被套上枷锁的狗?” 跪在地上的男人肩膀颤抖一下,但还是坚定的回答:“是的,只要您愿意让我继续留在您的身边。” 【已完结】世界四:[被自己的研究对象反调教成乖狗狗的科研青年] 在培养皿中醒来的钟郁晚面前出现的是一个面带微笑的白大褂青年——似乎是一个为了研究而开始做人体实验的变态科学家。 于是钟郁晚打破培养皿,将丧尽天良的科研青年踩在脚下。 这次的任务是要让这个眼中只有实验的疯子改过自新,可是,让这种疯狂的家伙重新做人的可能性真的存在吗? 算了,只要将这个变态调教成对他言听计从,不会再去想着干坏事的狗就可以了吧。 钟郁晚揪住即使狼狈但也依旧带着虚伪微笑的青年的发丝,声音冷漠:“你杀过多少人?” “啊……真是最完美的成品了。”青年对他的话罔若未闻,望向他的眼中带有疯狂和痴迷。 “真是无可救药。”钟郁晚面无表情的评价了一句后,将青年锁进了笼子里。 【已完结】世界五:[怪不得交到的新朋友体温这么低原来不是人] 钟郁晚在这个世界里被安上了一个绝对不能独处的人设。 非常怕寂寞和孤独,如果自己一个人待到一定时间就会开始恐慌,而且还是个瞎子。 而他一进入世界,正好就是被人故意关进了闹鬼的房间。 钟郁晚在人设的影响下开始颤抖:“谁都好,只要不要让我一个人呆着……” 没有办法,瑟缩在角落里的钟郁晚一边在心里骂娘,一边勾引暗处产生奇怪动静的生物过来陪自己。 漆黑中,人类的微笑不带有惧怕,反而像是喜悦:“你愿意陪我吗,你真是个好人。” 而原本还想将钟郁晚吃掉的黑影浑身一颤,像是褪去的浪潮一样,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害羞地缩回了角落里。 【已完结】世界六:[越来越看不透把我养大的邪修师父在想什么] 钟郁晚成为了拜陌生男子为师的路边小乞丐。 但师父是个看似温文尔雅实则孤僻怪戾的邪修,虽然交给自己正道法门修炼,但真实目的只是为了等自己成熟后再炼成一味药材。 哪怕邪修对待自己的态度表面温柔,但那双眼眸深处的冷漠依旧存在。 为了活下去,钟郁晚选择演戏——假装完全放松对邪修警惕,奉他为师。 只是,他最近越来越看不透这个邪修在想什么了。 只是多和别人说了会儿话而已,为何生气了呢? 钟郁晚一边面色淡然地哄着邪修,一边在心里提高了警惕:难道是又要整什么幺蛾子了么。 可他不知道的却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邪修已经被他变成了一个别扭而病娇的徒弟控,随时都有吃醋黑化的危险。 反向调教养成:淡漠理智演技好正道弟子攻x表面温文尔雅实际病娇邪修师父受 【已完结】世界七:[被不懂得控制欲望的痴汉狂犬追着认主] 到达这个世界的当天,钟郁晚就被绑架了。 本以为是这个身份的仇家找上门来想报复,结果原来是一条对他一见钟情,想找他认主的疯狗。 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这家伙似乎是他的任务对象……所以钟郁晚点头答应了。 疯狗对钟郁晚一见钟情,所以主动绑架钟郁晚请求被调教。 平时只是只粘人的痴狗,可只要钟郁晚稍微多看别人一眼就立刻会嫉妒的发疯。 面对总是不知道收敛的疯狗,身体病弱的钟郁晚眼神恹恹将他踩在脚下:“太吵了,闭嘴。” 被呵斥的疯狗立刻安静下来,下身却兴奋到要爆炸,满脸兴奋与喜悦:“是。” 世界八:[在死亡游戏扮女装后不小心吸引到了幕后主使] 切换世界的钟郁晚不出意外陷入了沉睡,虽然中间有些吵闹的声音,但他还是睡够了时间。 只是当他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着女装,周围全都是鲜红的尸体,面前是一位单膝下跪称呼他为“睡美人小姐”的神秘男子。 男子伸出一只戴着白手套的手:“您愿意与我跳一支舞吗?” 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钟郁晚看着面前戴着面具的神秘男子,尚未彻底清醒的黑眸看上去有些迟钝。 将似乎并不是假发的长发勾到耳后,他同样回以微笑:“乐意至极,这位先生。” 将手放到男子的手中,二人在洒满鲜血的地板之中开始舞蹈。 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微博@蓝兔子头(断更或者有吐槽或者是有小脑洞,我会来微博放,偶尔会把自己画的要票图整理一波放微博,如果你关注了我,我会很高兴)
【代号鸢/主控All】绣衣鸢事集(GB主)
狐九九九之【代号鸢/主控All】绣衣鸢事集(GB主)
本文主旨:不谈乱世,只见欢愉。 (但多少会谈一点,一点点) xp混乱,可能包含GB、GL,目标范围为男主+密探,不排除后期其他带感NPC。 女主带j,毕竟古代,不方便随身携带道具,偶尔写不带,并视xp让男方长批,会在标题标注。 新文希望能收到一些评论,提前感谢大家!!

好看的网游竞技最近更新列表